有多少人能在29歲這樣的年紀當上值日生?


在29歲的第二天,我度過了值日生的一天。一大早起來外面大風大雨去外面幫全班拿早餐,走過的那條坡道,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提著早餐淋著雨,有點好笑有點瘋狂。確認白板的筆還有沒有水,教室日誌這種從來沒寫過的東西也是嶄新的嘗試,倒倒教室的垃圾,在同學都離開後把電燈關了門闔上。在情人節、周末,這樣一個黃金的時間點坐上了交通車,鬆了一口氣,值日生的一天告一段落。

前年的受訓和今年的受訓,都一樣的有趣。有時想想,我如此幸運,能知道許多關於飛機大大小小的秘密,真不知道上輩子燒了什麼好香。念書好像已經念了半輩子的我,每次在字裡行間之中還是會找到許多趣味,雖然是生硬的課本,但讀起來卻頗有意思。現在好像回到高中的時候,雖然為了死背書而煩惱,但偶爾還是可以享受著讀書的樂趣。

從過年到生日,見到許多很久不見的長輩、好朋友,又開始漸漸習慣台灣的生活了。熟悉的敦化南路、絕對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台北的濕冷雨天、那種有點小噁的發霉味道、偶爾來個放晴就開心到不行的天龍國人心情。現在你問我,全世界你最喜歡哪裡?我會說,台北。

2/14我看見,29歲卻仍然努力當值日生的人。

(2014/02/14)

060901  

創作者介紹

跟著張念念到處亂走

張念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