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了19天的休息,我總算又開始上班了。



班多的時候很累,沒班的時候更累。很開心再次開工的第一班就是東京班,這次的東京班剛好飛機上沒有日籍組員,只有我這個只學過一年日文的真逮玩郎,雖然有點對不起這趟班機上的日籍乘客,要聽我那怪腔怪調的日文廣播,但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,有總比沒有好吧!就不要太要求我這歪國人了,至少救生衣在哪、氧氣面罩要如何使用大概了解我在說些什麼,我也真的恨不得我那一瞬間就是雙語的I see you城武哥啊。

雖然我的破日語在點餐的時候還算管用,要喝什麼一杯兩杯,要吃什麼泡麵要吃花生米我都可以溝通,但今天的航班最需要日本人的時刻居然沒有日本人,我真的快要昏倒。看見服務鈴亮了,我走到乘客的座位旁問她需要什麼,她突然告訴我說,她身體很不舒服。雖然講英文,但是是位日籍乘客,英文也不是非常流利的那種,所以我只好用我畢生學的所有日語和她溝通,問了她的身體狀態、還有上飛機前到飛機上後的用餐情況,雖然不是太大的問題,但可能因為她一個人搭乘飛機比較不安,所以把她的情況告知我們。也詢問她是否需要在飛機上找看看有沒醫生可以幫忙,但她說身體好像也還好,沒有這麼緊急,再休息一下看看。

我的日文在緊急的時候真的不足夠啊。和乘客講完話後,我真恨不得馬上拿本《常用日本語單字3000大詞彙》來背,在日本念了一年書居然還是像笨蛋一樣的在對話,好愚蠢啊。不過眼前也不是悔恨的時候,能做的事情只有每10分鐘左右去確認一下乘客的情況,所以每次我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都會特別關照一下。後來我看她身體好像好轉了點,開始看台北的旅遊書,想說讓她轉換一下心情,於是又開始用很破爛的日語和她聊天。原來她是一個人要去找在台北的日本朋友,只有三天兩夜但是她很期待,最想吃的東西是小籠包,不虧是日本人啊。

聊天的時候她問我是哪裡人,我說台灣人…不過一直用怪怪的日文對話不好意思。她很可愛的說『不會喔!很上手!』雖然知道是客套話,但仍然很開心。其實我真的蠻喜歡和乘客聊天的,能夠聽到大家的行程真的很有趣。

到台北後乘客陸續下機,只剩那名生病的乘客坐在原位,我以為她身體又開始不舒服了,快步走到她旁邊問她還好嗎?她突然拿出相機,說要幫我拍照。但一個人獨照未免也太糗,我請旁邊的同事幫我兩個人照了合照。照完相後她問我叫做什麼名字,然後突然塞了張小紙條到我手上,和我道謝後就下了飛機。

我打開紙條,是她的道謝與聯絡方式。

雖然我只是做我本分的工作,但仍然有人這樣謝謝我,覺得有些不好意思。人的相遇有很多種,我的工作讓我有機會和非常多的人相遇,謝謝那些曾經和我相遇過的人們,雖然只是短短幾小時,雖然我們可能只講過幾句話,但我相信這些經歷都是我人生中珍貴的軌跡。

(照片為日籍乘客靦腆的交到我手中的小紙條)

(2013.07.27)

060544  

創作者介紹

跟著張念念到處亂走

張念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