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海岸的清晨五點半,喜歡看見公寓大樓互相照應在彼此的臉上,還被陽光染上淡淡的橘紅色。


如果不是因為工作,我想在黃金海岸度假的人們,不會這麼無聊早上五點半起床,也不會這麼幸運看到我眼前的景象。打開房間的陽台落地窗,可以聞到海風鹹鹹的味道,這就是黃金海岸啊。

澳洲班逃得過三個星期逃不過一個月。昨天從黃金海岸走了八小時回到新嘎波,很久沒有這麼累了,澳洲班催人老。只記得晚上八點,我把隱形眼鏡摘了,拿了眼鏡盒正準備要戴上眼鏡,結果下一秒我驚醒的時候,眼鏡盒還拿在手上沒打開,室友已經去飛東京了,但體貼的她幫我開了冷氣、關了燈,還把房門反鎖。我臉上帶著噁心的妝,髮型居然還是佈滿髮膠的噁心馬尾,嚇得我早上四點半起床洗澡。

洗澡的時候想著,明明前一晚還在黃金海岸悠閒逛海灘的我,今天卻在飛機上賣便當賣到腿快斷掉,突然覺得這份工作很瘋狂,也覺得人生真的蠻有趣的。

(2013.03.27)

060522  

創作者介紹

跟著張念念到處亂走

張念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